发布信息编辑信息定制广告 加国无忧 加国无忧 » 服务黄页 » 法律公证 » 多伦多著名的刑事辩护和移民律师

多伦多著名的刑事辩护和移民律师

可提供英语服务 可提供国语服务 可提供粤语服务信息概要
【所属黄页】法律公证 【更新时间】2017年7月17日
【服务价格】[ 面议 ]  
联系人高太 & David Genis 【联系电话】647-868-5333
【电子邮件】[ 发送邮件 ] 【其他电话】416-512-2345
【服务地区】大多地区 【地图信息】[ 点击查看 ]
【具体位置】5775 Yonge Street, Suite 602, Toronto, Ontario M2M 4J1
发布者信息
 
注册日期:2016年07月
发布信息:共 2
详细介绍

著名西人律师为您进行各种刑事辩护,包括:酒驾,殴打,性侵,家庭暴力,死亡威胁,杀人,毒品相关等等

尊大卫律师事务所 多伦多著名的刑事辩护和移民律师


(2016年10月5日,尊大卫在渥太华加拿大国会议院讲话。尊大卫作为刑事法专家被议院法律委员会邀请)


安省刑事辩护律师

尊大卫在安省从事刑事辩护和移民法律工作。他经常在安省法院,高等法院,移民局上诉法庭和加拿大联邦法庭出庭。他在Osgoode Hall 法律大学取得他的法律学位。他在多伦多的一间刑事辩护律师楼完成了他的论文,这让他参与了法庭诉讼和上诉诉讼。

尊大卫为客人提供英语,国语,粤语,俄语和乌克兰语服务。他在客人遇到困难和他们家庭面临挑战的时候成功地代表并帮助他们度过。

尊大卫是加拿大上流法律社会(LSUC)的成员,也是刑事律师协会(CLA)的成员.

尊大卫的专长是复杂且专业的问题例如醉酒驾驶和药物犯罪。然而,他也经常代表客人面对普通但也严重的控诉例如家庭暴力,性暴力,盗窃,税务和移民起诉和上诉。

你需要的多伦多刑事律师

尊大卫是多伦多地区的刑事专门律师,特别是在复杂及具有专业性的案件中有独特建树。浏览本页 (或浏览尊大卫律师事务所的网站 davidgenis.ca),你会知道他为什么是大多伦多地区最受追捧的刑事律师之一。


你是否被控告过酒驾或者醉驾,家庭暴力?亦或者是有关于药物方面的指控?请多伦多最棒的律师来维护你的权利吧!

尊大卫专注于为酒驾(在身体控制力减弱的情况下驾驶),醉驾(血液酒精含量超过限制的80 mg)或者拒绝检查 (没有提供所需证据,如呼吸测试), 家庭暴力和威胁, 药物相关的指控以及其他刑事指控做成功辩护。

今天就联系尊大卫:416-512-2345   647-868-5333

为什么要雇佣尊大卫?听听大卫的客户怎么说:


“尊大卫赢了似乎是不可能赢的案子。”

“尊大卫会仔细听你的故事,他会确认案件中的所有重要决定是由你来做的。”

“大卫会持续评估你案子的成功率并对此做出建议,这样你可以规划你的辩护同时把你的费用降到最低。”

“如果你受到刑事指控,大卫会很乐意给予你免费的咨询。”

“大卫会在所有出庭中在法院代表你出席,你的出席却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可以去忙你的事而大卫会处理好你的案子。”

选择优秀的律师你需要:

理解大量的案例包括本地判例。

熟悉你的特定的法院及其政府和法官。

自信地为你案件出庭。


请记住,每个案件都需要专业知识来有效地应对指控;无论你的案子在表面上如何,都不会被舍弃。

刑事案件如酒驾,会带来很严重的刑罚和后果,所以你需要慎重考虑你所需要的辩护类型。

尊大卫会代表你进行有力的辩护,它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你的案子和处境。你可以避免监禁,失去家人,吊销驾照,失业,对移民的产生不利影响及丧失旅行去美国的权利。


成功案例

1. Tony的酒驾案

血液酒精含量超过80mg,醉酒驾驶指控——所有指控全部撤销

背景:Tony被发现在车里睡着了。当警察叫醒他的时候,很明显他喝醉了。他的血液酒精含量已经两倍高于法律限制,所以他当场被逮捕并移送到警察局。他受到了血液酒精含量超过80mg,醉酒驾驶的指控。这次是Tony第三次被指控酒后驾驶了。他已经被判两次有罪了(其他律师代表他)。因此要是被判有罪,Tony可能将最少入狱120天,且按照他的高酒精摄取量似乎会更长。

庭审

因为他的高酒精摄取量,案件无法在庭审之前解决。庭审持续了3天。辩护的焦点在与Tony坐在驾驶位置但他并没有驾驶,且他(哪怕是意识模糊状态)和他的车并没有对公共安全造成危险。

检方指出Tony是车的驾驶人,他在车里是因为他驾驶过车。

当涉及到驾驶人的安全驾驶,之前的驾驶会被计算在内。检方进一步指出Tony有可能在他醒的时候驾驶过车,那时候他是意识模糊状态。高酒精摄取量被作为了佐证。

辩护方果断地反驳了检方的指控。

裁决

法官认同了辩护方的关于酒驾的论证。Tony被判没有酒驾(哪怕他坐在驾驶席且持有钥匙),所有指控全部撤销


2. Patrick案

保释听证——持学生签证被发现携带价值400万元的K粉

事情经过

Patrick从温哥华到达多伦多后被发现携带一大箱K粉(K粉是一种真正的毒品,吸食后会导致牢狱之灾),扣留一天后进行了保释听证。虽然隐瞒了收件人,加拿大皇家骑警在温哥华发现了毒品,希望追踪毒品来发现共谋者。在打开装有毒品的箱子时,里面的一些电子设备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这个箱子应该是被运送至多伦多的一处仓库,电子设备被激活后,警方赶到了仓库并逮捕了Patrick 和另外一个男人,指控他们贩运毒品。

什么让这个保释听证非常麻烦?

加拿大皇家骑警估计扣押的迷之毒品价值400万。Patrick很显然会面临长期的监禁。更糟的是,他在加拿大没有永久居民身份。他只是一个持学生签证的学生,在加拿大无情无关,只有很有限的钱交与保释。很明显他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检方检察官强烈反对释放Patrick。同时一起被指控的另外一个人(加拿大人,家庭富有且有很强的人际关系)花了10万成功被保释。Patrick并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任何亲戚在加拿大。

结果

在经过了一个漫长的保释听证后,Patrick被释放了,他的保释金是1万现金加三个保证人(他们都是Patrick的年轻朋友)金额在1500元以下。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我当时以为检方一定会上诉,但是这并没有发生。


3. John的案件——偷运病毒和摇头丸

背景

据加拿大皇家骑警介绍,这是加拿大历史上从2007年以来逮捕的最大的一宗偷运摇头丸案件。John因当时从一所被怀疑是冰毒摇头丸工厂的房子里开货车出来而被逮捕。大约35公斤的片状冰毒被警方一眼认出,且在那所房子里发现了超过175公斤的冰毒和摇头丸。同行的两个人,以及在房子里的两个人都被逮捕并指控。

John知道会被处于长期监禁,他立刻雇佣了大卫为他辩护。大卫为他进行了保释,然后开展了辩护工作。每一个同期被指控的人都雇佣了他们自己的律师,因为当他们开始相互指责时会产生利益冲突。

这个案件持续了4年,最后进行了3周的最高法院庭审。

结果

大卫的客户John,运有35公斤毒品货车的司机被无罪释放

两个通行者每人被判处了14年监禁。

房子里的一个人被判处了16年监禁,另外一个人潜逃,警方已发出了通缉令。


FAQ

1. 酒后驾驶与血液酒精浓度超过80mg之间有区别吗?

虽然这两项指控经常被放在一起,但是它们是不一样的,对其的辩护也不一样。

酒后驾驶是指你的驾驶机动车的能力在酒精的影响下至少有稍许的削弱(或者是药物,或者两个加在一起)。如果你的酒量一般的话,你有可能驾驶失误哪怕你血液中的酒精弄不在80/100mg以上(如果是的话,你也将被指控血液酒精浓度超过80mg)。与此相似的是,你有可能被指控服用药物后驾驶(处方药或者非处方药),但不一定会被指控血液酒精超过80mg。

要赢得案子,你需要同时成功辩护血液酒精超过80mg指控和酒后驾驶指控。如果检方的两项指控其中任何一项成立,你将输掉整个案子。成立的罪名会被记录为两项中的一项,哪怕你两项罪名都成立。然而,如果你你被指控拒绝提供血液检查和酒后驾驶且罪名成立的话,法官将会记录两项罪名。这是因为拒绝提供血液检测时另外一项犯罪,在拒绝或者无法提供血液检测时就已经触犯法律。


2. 我现在处在家庭暴力的严厉的保释中...

我的孩子告诉我,我的妻子很把警察卷入这个事件中,她想撤销所有的家庭暴力指控。我想会自己的家,我的妻子可以劝说警察撤销这些指控吗?


这可能是安大略省刑法律师碰到的最常见的家庭暴力案情节之一了。简单的回答是:不可以。你的妻子无法轻易的撤销她的投诉。原因是案件不属于民事范畴,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被你妻子起诉。这个案件属于刑事范畴,是政府起诉你,而你的妻子只是其中的一个证人。政府代表的是公共利益,并不和特定的投诉的利害关系像吻合。

所以说,像这样的案子,雇佣一名律师是非常有帮助的。如果你的妻子希望撤销她的所有投诉或者一部分投诉,也是有正当途径的。确保你不要违反保释条例去联系你的妻子,以及尽早争取和律师交谈的机会。


3. 我被指控酒后驾驶,但我并不在驾驶!?

我被指控酒后驾驶,但我当时并不在驾驶!?我的车陷在了沟里!


车陷在沟里是一个非常常见的酒后驾驶或血液酒精浓度超过80mg的情况。假设检方因为t太偏门而没有对过去的驾驶进行指控,情况最终还是一样:驾驶员是为了驾驶坐到驾驶席上的吗?如果不是,是否还有对公共造成危害?驾驶员很有可能会为其目的做出证词。如果法官接受坐在驾驶席不是为了驾驶的说法(比如你叫了拖车,你决定在暖和的车里睡一会直到拖车来)你还是要证明,在诸多其他事情影响下,你不会改变你的想法去驾驶车辆。醉酒程度在这些案件中极其重要,因为法官不会相信饮酒的驾驶员有足够的一般常识在他们醒来后不去驾驶车辆。


如果你不相信你会被刑事指控你将来会对公共产生的风险而不是你做过的事情的话,你还是不错的。有些法官会接受“睡过去”是正确的选择,不然就有很高的可能性去触犯酒驾。其他的法官就没那么宽容。最近安省最高法院关于酒驾的案件中,哪怕被指控方在货车后座睡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否有意图驾车回家变得十分重要。

总的来说,如果你身在这样的情况下,联系一个值得信赖的交通法律师来获得免费咨询。这些案子非常依赖于事实,你需要你的律师来帮你具体分析你的案件。
我要留言
加国无忧提醒您:服务黄页所有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请慎重审核和决策!